我已授权

注册

年轻一代需要养老规划 自愿性个人养老金亟待发展

2018-08-17 06:19:52 上海金融报 

  记者李思

  近日,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获得准生证,正在完成必要程序和准备工作,进入发售阶段。据相关人士透露,最快将于9月初前后正式发售。而不久前,银保监会也先后公布了16家获得税延养老险经营资格的保险公司,税延养老险也在全国推开。一时间,有关养老理财规划的话题引发了关注和热议。

  年轻一代没有退休储蓄目标

  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近日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35岁以下的新一代年轻人有超过半数还未准备养老储蓄。不少年轻人期待政府养老金成为养老主要支撑来源,但却对养老金制度知之甚少。调查样本中,有超过97%的年轻人对养老金了解很少或者完全不了解。

  “大多数年轻人认为舒适养老需要180万元,事实证明,这个理想很丰满,但也任重道远。如果每个人都开始将目前四分之一的收入作为养老储蓄,达成这个退休目标将平均需要109年。然而,几乎一半的年轻一代(44%)和35岁以上人群(45%)深信自己将有足够的储蓄用于养老。”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然而,调查数据显示,也有44%的年轻受访者开始为养老退休存钱。他们将目标退休年龄设定在57岁左右,并且对退休生活颇为乐观和向往。

  “中国的年轻人对有效的养老投资策略也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李少杰说,“他们认为至少需要163万元才能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然而,根据当前的储蓄状况和银行存款利率推算,在不进行投资的情况下,他们需要长达59年的时间才能备足资金达到期望的养老储备水平。”

  总之,李少杰指出,“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完全没有退休储蓄目标,但年轻一代出人意料的比30-39年龄组的人更有准备。”他说,“而储蓄者与未储蓄者的关键性差异在于储蓄者对政府养老体系的理解度更低,并对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养老金这件事情上明显缺乏信心。”

  养老目标基金是个起点

  事实上,从养老制度来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向《上海金融报》记者介绍,以美国的养老储蓄制度为例,一般包括以第一支柱为基础的社保基金,它是由国家强制储蓄的,比如城镇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以及企业年金等。此外,还有第二、三支柱自愿性的养老基金储蓄,如企业发起的养老基金和个人养老金等。而我国的养老金制度结构则包括: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其中包括城镇企业职工3.53亿元,机关事业单位3700万元,城乡居民5.12亿元;第二支柱为企业补充保险,包括企业年金2331万元,职业年金刚刚开始起步;第三支柱为个人储蓄保险,也就是个人商业养老保险,目前正在试点。

  “在海外,个人养老金还有一种生命周期基金,也可以称作目标日期基金。”房连泉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它是指雇主或受托人提供若干到期日的基金,职工根据自己的年龄选择一个最贴近自己退休日的基金,然后,这只基金将随着退休日的临近而自动进行各类资产配置调整,其中,权益类资产比重越来越少,固收类资产比重越来越大。

  而现阶段,我国的年金制度需要引入这种生命周期基金来进行投资规划。房连泉认为,一方面,社保体制改革与养老基金投资具有现实需求;另一方面,我国资本市场的投资理念也在发生转变。“目前,将公募基金与养老目标进行链结,是一次突破和创新,是基金业服务养老保障的一个新起点。”房连泉表示,“但目前的养老目标基金本质仍是公募基金,并非真正国际上的生命周期养老金,其关键因素是没有锁定退休日期;而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的本质则是个人账户养老金制度,是直到退休才能领取的养老基金产品。”

  税制改革是关键“中国社会老龄化正在加速,从现在起到2050年,劳动人口与退休人员的比例将从6.9:1降至2.1:1。在这种环境下,年轻一代必须要开始制定财务目标、控制预算,并提前开始进行长期储蓄。”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常务副总裁祖国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而调查显示,国内许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仅靠国家养老金是不足以支撑他们未来的养老生活的。

  由此看来,除了加强投资者教育以外,投资者还需要有第三支柱个人养老账户。“这不仅可以扩大他们的投资选择,还可以减轻当前中国养老第一二支柱(即国家基本养老与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负担。”祖国明说,“投资者教育则将帮助投资者理解长期投资的好处。可以根据投资风险承受能力进行以客户为中心的个性化投资策略定制,将现金储蓄、保险、债券、股票或房地产物业等进行合理组合,以帮助他们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自愿性个人养老金的覆盖和普及关键在于税制改革。

  “税收优惠政策在多个国家已成功促进了养老储蓄的增长。目前政府已经出台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主要针对企业年金(自愿性)和职业年金(强制性),以及新试点的第三支柱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产品。”李少杰表示,“与此同时,我建议设立养老金投资预设制度。比如美国的投资预设制度,可以帮助投资者作出合理的投资决定;又如澳大利亚的MySuper制度,确保养老金产品的费率合理。”

  “由分项个人所得税向综合所得税过渡,再与资本利得税、房产税等税制改革相结合。”房连泉进一步提出建议,此外,还要充分利用现代互联网金融服务工具。其一是设计简单、便携和易于个人投资操作的线上养老金产品;其二是国家给予制度和政策的保障,建立统一的信息化金融服务平台;其三是将智能投顾越来越广泛应用于养老金理财和投资服务中。“比如,利用AI技术提供一站式养老服务,用户通过养老账户能够看到养老基金、社保、医保、养老投教等内容和资讯。再比如,根据投资者的具体情况,利用AI技术智能调整养老资产匹配。”祖国明补充表示。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年轻一代需要养老规划 自愿性个人养老金亟待发展》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